云购彩票|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:封城后的宠物营救计划

云购彩票|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

  2020 年 1 月 23 日,武汉市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,自 10 : 00 起,市内交通暂停运营,机场、火车站等离汉通道暂时关闭。截至目前,近 900 万人滞留在武汉城内,本地人蜗居在家不敢出门,外地人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住处,而同样滞留的,还有独居空房等待主人归来的宠物。

  在“自救”的同时,人们也在积极营救宠物。李考拉是一个25岁的武汉女生,从 2017 年年底到现在,她帮助 700 多只流浪猫找到了新主人,还因为家里猫太多被爸妈嫌弃,搬出来单住。疫情来临后,她接收了 30 多只寄养猫咪,和爸妈一起跨越大半个武汉上门喂养独居猫咪,为不敢出门采购的猫主人配送猫粮。

  春节来临前,我打算做猫咪寄养,买了一个猫咪柜,柜子里是小单间,一个单间里住一只猫。起初只接了 8 只猫,柜子里可以放 6 只,外面还可以散养两只,寄养到 1 月 31 号,每只猫 50 块钱一天。

  1 月 23 号,“封城”毫无征兆地到来,武汉市内交通停摆、离汉通道关闭。很多人来咨询我寄养,一开始我会都拒绝了,但问的人多了,我心里就过意不去了,现在家里已经寄养了 30 多只猫。之前救助流浪猫的时候,家里也有过这么多猫,但总有猫被领走,不会每天都这么多。有的猫运气好,刚捡回来,就被领养了。

  我家只有 60 平,现在却住了我和 30 多只猫咪。每天铲屎的时候,我都会让猫出来放风,但因为地方小,只能一只只地放。刚开始的时候猫会叫,但现在只有看到我的时候才会叫。晚上我睡觉的时候,大家也安静了,只有发情了的会叫。头几天我被吵得睡不着,但过了这么多天,我也习惯了。

  因为有养在柜子外面的猫,每天早上起来,家里都是一片狼藉,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在地上。但是我不生气,因为它们是猫,不是人,不是故意的。

  寄养的猫吃的是主人带过来的猫粮。每只猫吃的都不一样,但因为“封城”,再加上寄养是把猫关在猫咪柜里,猫吃的变多了,现在大家的猫粮差不多都吃完了。

  肺炎来临之前,我屯了很多倍内菲猫粮,当时只是因为便宜。现在封城了,家里至少要吃十几种猫粮,采购很不方便。1 月 29 号,我给主人们发了通知,在各自的猫粮吃光后免费提供倍内菲猫粮。

  猫砂也要省着用。以前我给每只猫会铺 3 - 5 厘米厚的猫砂,但是现在我只能铺一两厘米。即使这样用得还是很快,沙发上已经摆满了猫砂的空袋子。

  现在寄养价格很贵,黑心的宠物店已经涨到了一天 200 块,均价也基本上是 100 块一只猫。但是我没有涨价,两只猫一起寄养的也只加 10 块,不想因为钱的事伤了感情。这几天还有不想养猫了的人到我这来找新主人,我估计是因为担心封城太久,交不起寄养费,索性就不要了。但现在我也找不到想养猫的人,就算有人想领养,也不敢出门。我只能走温情路线,劝想弃养的人先留着猫。

  对在我家寄养的猫,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可能有主人交不起钱、短时间不交钱,甚至最后连猫都不要。我会好好养着它们的,但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  我已经和这 30 多只猫产生感情了。猫咪们刚开始都很害怕我,我一靠近它们,它们就冲我哈气,但现在已经会冲我撒娇了。我铲屎的时候,它们喜欢扒拉我,我会趁这个机会检查它们的爪子,如果指甲长了,我就给它们修剪。看着它们从躲着我到亲近我,我感觉挺暖心的。

  疫情还不严重的时候,我接了 19 家上门喂养,就是给主人不在家的猫咪喂食、铲屎, 50 块一次。我住在青山区,这 19 家有在江岸区的,有在江夏区的,最远的离我家 40 多公里。

  封城那天,我打算去喂猫,我妈不想让我去。她问我,能不能不去?都封城了,说明疫情很严重,我收的喂养费还抵不上开车过去的油钱。可我已经答应别人了,要言而有信。猫就像人一样,如果没有补给的话,待两三天就不舒服了。

  1 月 23 号是第一天,我们晚上六点出发,因为觉得人会少一些。出发前,我们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 30 多个一次性纸碗、10 多桶 1 升的矿泉水和一些垃圾袋。那时候还不知道疫情会这么严重,我们都只戴了口罩。

  我们先去了离得比较远的江夏区,因为担心第二天会有新的政策,万一封路或者机动车禁行就过不去了,近一些的随时都可以去。那天晚上很黑,街上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平时,如果你没有单元门的门禁,5 - 10 分钟就可以遇到回来的人帮你开门。但是封城之后,没有人了。因为没有门禁,我们在一家楼下等了半个小时,才等来人。

  进门之后,我会把主人家剩下的所有猫粮都倒在纸碗里,铺在地板上。一般是 5 - 7 天的量,能分成十多个纸碗。矿泉水是我和我妈一起拎上来的,也倒在碗里。我把猫砂也换了,但不能像平时一样,保证一天一换。我只能跟主人们说,没有办法,能不饿死就先不饿死,没法保证你们回来家里还是干干净净的。其实很多人家都比较乱,甚至有一家,走的时候连厕所都没冲。我妈又很较真,恨不得帮别人把被子都叠了。

  挨家挨户地跑,一家要搞一个多小时。上门喂养的第一天,我们凌晨一点才回到家。我把外穿的衣服脱下来消了毒,才发现里面衣服全湿了。

  把这 19 家都安顿好了之后,我就不再接上门喂养了,改成为需要帮助的主人们“牵线搭桥”。

  我有 4000 多个微信好友,因为之前做流浪猫救助,很多人在我这领养过猫、买过猫咪用品。现在封城了,回不来的主人没法喂猫,我就帮他们匹配愿意帮忙的人。在我这领养出去的猫,我都会拉一个小群,方便对接,这些群有些就发展成了两三百人的大群。我查了当年 SARS 时北京的政策,担心武汉以后也会封小区,所以只匹配同小区的喂养。

  匹配的时候,我一边私信我知道地址的人,一边在这些领养群里不停地问。现在,我每天早上睁开眼就开始看消息,一直到晚上一两点钟才处理完。除了给家里 30 多只猫铲屎、消毒和喂食,我所有的时间都在看消息、发消息。因为一直盯着手机看,最近我的眼睛不是很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得了青光眼。

  匹配成功之后,还要解决钥匙的问题。有的主人会把钥匙用顺丰寄过来,但更多的是找开锁公司。之前的 19 家,我为他们找好了愿意帮忙的人,其中有个人来我家拿钥匙,还塞了一包口罩给我。

  25 号的时候,一个之前在我这领养过猫咪的护士告诉我,她要“上前线”了,可能不会回家住,没办法喂猫了。我把求助信息在几十个群里都发了个遍,才找到了愿意帮忙的人。

  也有不着急的主人。我帮他找到了人、谈好了价格,还专门找了人把钥匙从我家带到喂养人的家,花了很多精力。我问主人可不可以明天上门,他两天后回我:已经处理好了,不需要我帮忙。我就被气哭了:明明是别人的猫,反而是我在操心。

  除夕是封城的第二天。那天晚上,很多主人都很着急,担心自己家的猫没人喂。我忙到了凌晨两三点钟,一直在帮忙匹配和找人开锁,没顾得上吃饭,凑合吃了点泡面和薯片。家里没有电视,我也没办法看春晚。我一直在看消息,零点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。

  因为没想到会封城,很多主人家都没有猫粮了。1 月 29 号,我联系上武汉郊区的仓库和配送公司,建了一个送货上门的群。猫粮和猫砂是最紧缺的。我在群里贴出来了一张报价单,所有产品都不溢价,也不收配送费。

  群里现在有 200 多个客户,还不断有人向我咨询,但我决定不能再加人了,不能让配送小哥们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在外面跑。

  群里也有一些很自私的人。有个猫主人只买了一件东西就要求送货上门,我就生气了: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是你尊不尊重别人的问题,你把人家配送小哥的生命当成什么?还有人在群里买了猫粮,但是不在武汉,希望配送小哥帮他喂一下猫。配送小哥没养过猫,一天要送 40 多家,我告诉这个客户,如果小哥忙忘了就算了,他回我,你们智商是有问题吗?喂个猫都不会。我真的又想哭又想笑。

  爸妈起初不支持我救助流浪动物,一直劝我:少养一点、少养一点。可我听不进去,两年多救助了 700 多只小动物。我平日里上班忙,总是我爸来遛狗,我妈偶尔从我家里拿些猫粮出去流浪猫。他们嘴上劝我别做了,实际却在帮我,这次上门喂养猫咪,我爸开车,我和我妈上门,如果没有他们,我一个人怎么喂的过来。前天晚上,我妈告诉我,爸爸主动报名参加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工程了。收到消息的那一瞬间,我真的很想哭。我还年轻,怎么折腾自己都没关系,但是我爸爸老了,经不起折腾。

  我和 30 多只猫的主人们拉了一个微信群,群名叫“春田花花幼儿园”,每天给他们发猫猫们的小视频报平安。希望疫情能快点过去,武汉能早日解禁,猫咪们也能早点见到主人。

云购彩票|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